首页  »  人妻美妇  »  第一次換妻
第一次換妻

那是二零零四年的夏末,在老公再三要求下,我终于同意他要求交换的请求,不为别的,只为他是我的老公,更何况我受不了他一有机会就提交换的事,事实上我心理防线早被他磨跨了。

我对交换是由开始的认为不道德和道义上的讨厌,经过我老公的诱导和社会的耳渲目染,激发了内心的原始的欲望。

使我对交换感到新奇和想试一试,只不过因为传统道德的约束和社会对女人的束缚的缘故,我还不敢表面上表我的热情和向往,一开始我装作不答应,后来就装作不痛快的答应了。

其实在心底也是很觉得新鲜,也很想新鲜新鲜。

一眨眼都四十岁的人了,眼看着一天一天变老,拼命的工作,带孩子,侍侯父母和老公,头上已经有了白发,该享受一下了,趁著年轻玩玩。

方夫妻是老公在网上找的,是我们区的。

老公为了方便,约了个渡假村的宾馆见面,说是没有熟人的地方才方便。

我们到度假村的时候,对方夫妻已经开好了房间,当我跟着老公走向那宾馆房间的时候,我紧张的脚在发颤,心�很有些激动和躁动,仿佛心理上倒退到了二十年以前,心头鹿撞。

我小心翼翼地跟在老公身后,生怕叫熟人撞见。

而老公却是性致很高,大大咧咧,满不在乎,一路上还逗我说:你可以尝尝除我之外的另外的男人了。

我装作生气地说:你再说我就回去了我根本不想去的。

他又一个劲地说:对不起是我乐意的我求你来的还不行吗?想象着我们互相见面的情形,我有些兴奋、有些害羞、有些渴望,不经意间我的下面有点湿了,走路有点那�滑的感觉。

我正好前天结束的例假,昨天晚上和老公又战了一场,算是大战以前的热身。

热火朝天的时候,老公说:我先来头一水免得明天叫外人占了便宜。

我说:你胡说。

然后我使劲掐他的挺肥的臀部。

他说:小娘们要谋杀亲夫了。

接着就使劲顶做起了剧烈的活塞运动,还唱起了打靶归来的歌。

当我们进入房间,我才知道对方男士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上身穿黑色T恤,下面穿兰色的长裤,长得很高很壮,戴一幅金属框的近视眼睛,大约一米八二的个头,肤色有点黑,说话很温和的样子,比较斯文,我从心�还不算讨厌甚至有点喜欢。

他夫人好象年轻很多,长得很丰满,有一米六三多,与我相比我只能算是太瘦了,而且我只有一米六一,体重不过一百零五。

难怪老公总说要找些丰满胖点的女人,可能我这苗条的女人他已经厌烦了。

这是个标准间,我与对方女士坐在唯一的一张沙发上,他们两个男人坐在我们对面的床上。

我老公看来与他们已经很熟,我知道他们在网上聊了有段时间了,不过我不想详细的过问罢了。

对方夫妻好象很放得开,他们与我老公聊得很轻松,我只是默默坐在沙发上。

后来主要是两个男人在谈,话题主要在性上,我这才知道对方夫妻已经交换过三次了,对方男士讲著其中一次交换的经历,讲得很黄色,让我听到面红耳赤。

对方女士倒很轻松,还安慰我让我放松点,说第一次她也这样。

慢慢我知道对方男士姓洪,她老婆姓叶。

他们两个男人开始将话题集中到我们身上。

对方男士介绍说:我老婆特点是丰满,而且口活很好。

我老公说:她很保守,身体不错。

对方男士盯着我说:我特别喜欢她这样苗条的,而且喜欢与第一次做的女人发生关系。

他说:象她这样的才刺激。

他们已经是按捺不住了,对方男士突然提出:交换开始后,我们需要无条件服从他们男的要求,时间是一天一夜。

我知道那要求主要对我说的。

我老公拍拍我让我听话,我脑子一片空白。

先是对方女士进浴室洗澡,对方女士很大方,当着我们的面脱光了衣服,她乳房真的很大,而且身材很肥,屁股很性感,我老公一直看着她进入浴室。

对方男士问我老公怎么样,我老公连说不错。

对方男士示意我老公,我老公心领神会,在我面前也脱得精光,走向浴室。

看来对方女的有意没锁门,不一会就听见我老公他们的调情的声音。

对方男士走到我跟前,对我说:别紧张,叫我洪哥好了,我会好好疼你的。

我只感觉他摸我的头发,一只手开始摸我裸露的手臂,我全身发抖。

浴室内传来对方女士的浪叫声。

洪哥好象忍不住了,一只手突然放到我的乳房上,开始揉搓起来。

要知道他是我除老公以外的第二个男人。

我本能地抗拒,嘴�求他:别这样,洪哥。

洪哥对我说道:你老公已经在玩我老婆了,你看,人家已经开始享受了。

我就喜欢玩你这样身材好的女人。

小宝贝,快来吧,我等不急了。

说完他已经蹲下身来,一只手伸进我的裙内摸我的下身。

我隐约看见洪哥的下边已经鼓了起来,把裤子支的老高,像个蒙古包。

我紧张的全身无力,浴室内老公平时习惯的作爱的声音不断传来,我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我想反抗,可没有勇气和力气。

洪哥已经拉开了我的裙子拉链,他一把抱起我,我在他怀�真的好小。

他抱紧我,开始吻我,我只有接受。

他的手没停,用力拉下我的裙子与内裤,我想去挡,可根本没用,在他面前我真的很弱小。

他在我光光的屁股与下身不断捏弄著,我害羞地闭上眼睛。

他很快又扯掉了我的乳罩,脱光了我最后一件上衣。

他捏着我的乳房对我说:你奶不大不小,我很喜欢。

他开始舔我的乳头,在我下身的手一直没放松,他的一只手指已经慢慢插入我的下身内,我已经感觉得到身体的本能反应。

这时我老公抱着洪哥的老婆走出浴室。

我看见我老公的那东西插在对方女士的下体中,对方女士双腿槃在我老公腰间,双手挂在我老公的脖子上,我老公双手抱住对方女士的腰。

他们一边做一边看着我们。

我老公对洪哥说:我先上了,你老婆真有味。

洪哥显然受了刺激,他狠狠捏了一下我的乳房说:你老婆也不错呀,她下面都湿了。

我老公他们已经在一张床上大力做起来,屋内都是他们的声音。

洪哥把我一把放在床的另一边,他很快脱光他的衣服。

我不敢看他,他把我两腿分开,我本能地去挡。

我只感觉他那东西好粗,他好粗鲁,使劲地插入我的身体。

我只能尽量分开双腿来适应他那东西,我只觉下体涨得好厉害。

只听洪哥对我老公说:你老婆逼好紧,真舒服。

他把我双腿举直,开始用力插我。

我真的受不了,可本能的刺激却不断涌来,一会儿就不疼了,觉得真是很舒服。

那个上午,洪哥做了我好几次,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厉害。

其中有一次,洪哥把一个大枕头垫在我的屁股底下,我的臀部高高仰起,他把那东西插在我的�面,然后爬在我身上,嘴亲着我的嘴,双手抱紧我的上身,然后就开始动了,我们的下边互相接触,互相碰撞,肉碰在肉上,发出啪啪的清脆的声音。

我老公和对方女士一边侧着头看,一边说:看人家玩的多溜啊,咱也加把劲。

接着我老公就使劲,对方女士又开始叫起来。

一上午下来,我浑身又懒又累,我累得饭都没吃。

中午,我在坐便器上撒尿,感觉那�的肉皮和嫩肉都有点火热,尿是顺着肉流下去的,哗啦哗啦的。

低头一看黑色的阴毛都给压平了,扁扁乎乎的,紧贴在肉上。

那个下午,在我强烈要求下,他们没有交换,我还睡了一小会儿。

可是那个晚上,洪哥发疯似的做我,在家�与老公我一般只做十几分钟就高潮了,而且再做我吃不消。

但那个晚上,我只能由着他,毕竟我老公与他夫人也一直在做。

有几次我被他做得人差点虚脱,两脚酸得厉害,乳房已经被他捏得淤青。

如果开始我是因为刺激叫床,那后来则是受不了而大叫。

该休息一会了。

我和对方女士已经比较熟悉了,她大我一岁,我叫她叶姐。

她说:我们家儿子在区实验中学上初二,学习很好的,数学、英语竞赛都拿过名次,老师说保送区一中大有希望。

还了解到洪哥在银行做事情,还是个信贷负责人什么的。

叶姐在一个保险公司跑保险,家庭收入还比较富裕。

我们俩说话的时候,就发现两个男的在床上偷偷的研究什么,还时不时的往我们这�看看,嘴上都露出非常坏的那种笑容。

一会,两个男人凑过来,说我们:玩四人混战了。

叶姐说:就知道你们没什么好心眼子怎么玩你们说。

洪哥说:就是你们俩并排跪在床上翘起臀部我们哥俩在后面轮流干。

我感到很难为情,我老公说:玩吗,既然来了就痛快玩。

叶姐说:妹妹快来吧,很好玩的,我在床铺的这边你在那边。

说完,叶姐就光着身子在床铺的这边跪下,再伏下身子,用两个胳膊肘拄在床上支撑身体,腰遢下来,大白屁股翘的的老高。

还侧过头来说:妹妹照我这样你在这边。

我很难为情地照样作了,也觉得很刺激,我的下面又流出一些水来。

著就开始了。

洪哥说:我们同时来吧,我们数着到三十下就对换。

我丈夫说:老婆别害羞很好玩的。

开始了,我的后面是洪哥,粗大的东西,顶了进来,真深哪,有点痛不舒服。

我说:洪哥太深了。

洪哥说:好的。

就又缩回去很多,洪哥的两只手还胡拉和揉搓我的两个奶子,大腿弯曲站在我的身后,一抽一送,也不很深,不快不慢,好舒服。

我老公说:已经三十下了,换了。

就觉得洪哥的拔了出去紧接着我老公的又进来了。

那个洪哥真是好玩,一边做还一边认真地数着数,还用手抚摩我的肛门,热热乎乎,还说:连肛门都这么好真想多舔几口。

几个交换,叶姐说:你们两个也不闲倒腾的慌差不多行了。

我老公说:嫂子机会难得,再多玩一会吧。

最后,我老公在叶姐的�面不出来了。

洪哥说:到了三十下了该换了。

我老公说:没有到才二十九点五五,二十九点五六,二十九点五七,…,出来了,出来了,嫂子。

我老公使劲地抱着叶姐:舒服吗,嫂子。

舒服,舒服极了。

叶姐忘情的说。

你真行,谢谢你。

我老公说:嫂子你的肛门和屁股真好看,我想多舔几口。

叶姐说:舔吧,多舔几口吧,让我们互相多高兴,多留住记忆,过了今晚我们就也许很不容易再在一起玩了。

接着就听见我丈夫啧啧地舔叶姐的肛门和阴部的声音。

还听见我丈夫说:嫂子你太好了,洪哥你怎么修行来的这么好的嫂子。

洪哥也说:我媳妇很好,可是你的媳妇更好,要不我们就永远换了,大家说好吗?叶姐笑着说:你们男人是吃着碗�的看着锅�的,看着都好,可是每人只能一个。

洪哥说:妹妹我要射了。

洪哥冲刺了几下,我就觉得�面热热乎乎,洪哥的那东西在�面一动一动,好舒服。

一会儿,就觉得软了。

我说:洪哥先别出去多待一会我喜欢这种感觉。

我老公说:媳妇你也有了进步不再害羞了,洪哥,拜托多呆一会让我老婆得到满足。

叶姐对着我老公说:让我给你舔舔你的小弟弟吧我给你舔干净。

洪哥说:妹妹我太喜欢你了让我给你舔舔下边吧。

我说:行。

我就仰卧在床上,洪哥温柔地舔了我的阴部和肛门,我感觉热乎乎的,洪哥的舌头很热。

洪哥擡起头对我说:妹妹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?我说:你说吧。

你能往我嘴�尿点尿我喝吗?我说:我的尿太脏洪哥宝贝我给你端一杯水去吧。

妹妹我喜欢你,喜欢你的一切,你的尿我喜欢喝。

叶姐说:妹妹你就尿吧在家�也是经常这样的。

我老公说:老婆你就满足洪哥吧。

于是,我就蹲在床上,洪哥把头仰面伸到我的下面,把嘴凑近我的那�,我就哗啦哗啦地尿了。

天快亮了。

叶姐起身去洗手间,我老公跟了过来。

嫂子我再抱抱你,我看看你撒尿,我喜欢你,喜欢看你撒尿。

叶姐说:别跟我去,我去解大手。

解大手我也喜欢。

叶姐说:这样吧宝贝,解小手你看,然后我解大手你就出来行吗?行。

叶姐和我老公进了洗手间。

听见我老公说:我再舔舔,我再舔舔你的那�和肛门。

叶姐说:好了宝贝,我尿完尿了,你快出去吧,很臭的,薰着你我会心疼的。

一会,老公出来了,收拾行装,天已经亮了。

叶姐也出来了,准备起程了。

我望了一眼洪哥,是他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。

洪哥也在望着我。

我说:洪哥抱抱我,等出了宾馆我们就各奔东西,谁也不认识谁了,以后再联系也不容易了。

洪哥抱着我,多么好的男人啊。

洪哥说:妹妹我再看一眼你的下边行吗?我露出下面。

洪哥摸了又摸,舔了又舔,伤感地说:妹妹我永远会记住你的,你的人好,什么都好,是你丰富了我的生命。

我老公呢?叶姐呢?洪哥说:他们又进洗手间了。

我和洪哥进去,发现叶姐坐在坐便器的盖上,露出那�,我老公正在忘情地舔。

太阳已经出来了,我和老公手拉手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今天还要去奶奶家接儿子,还要去自来水公司买水换水卡还要做很多的其他事情。

我问老公:住宾馆花了多少钱谁付的钱。

老公说:一共四百元AA制我们出一半。

我说:什么时候给的。

老公说:你下午睡觉的时候我给的洪哥。

老公笑着问我:感觉怎么样以后还换吗。

我故意不高兴说:不换了。

老公逗我说:好以后就永远不换了。

我笑嘻嘻的赶紧说:听你的你说换就换。

那是二零零四年的夏末,在老公再三要求下,我终于同意他要求交换的请求,不为别的,只为他是我的老公,更何况我受不了他一有机会就提交换的事,事实上我心理防线早被他磨跨了。

我对交换是由开始的认为不道德和道义上的讨厌,经过我老公的诱导和社会的耳渲目染,激发了内心的原始的欲望。

使我对交换感到新奇和想试一试,只不过因为传统道德的约束和社会对女人的束缚的缘故,我还不敢表面上表我的热情和向往,一开始我装作不答应,后来就装作不痛快的答应了。

其实在心底也是很觉得新鲜,也很想新鲜新鲜。

一眨眼都四十岁的人了,眼看着一天一天变老,拼命的工作,带孩子,侍侯父母和老公,头上已经有了白发,该享受一下了,趁著年轻玩玩。

方夫妻是老公在网上找的,是我们区的。

老公为了方便,约了个渡假村的宾馆见面,说是没有熟人的地方才方便。

我们到度假村的时候,对方夫妻已经开好了房间,当我跟着老公走向那宾馆房间的时候,我紧张的脚在发颤,心�很有些激动和躁动,仿佛心理上倒退到了二十年以前,心头鹿撞。

我小心翼翼地跟在老公身后,生怕叫熟人撞见。

而老公却是性致很高,大大咧咧,满不在乎,一路上还逗我说:你可以尝尝除我之外的另外的男人了。

我装作生气地说:你再说我就回去了我根本不想去的。

他又一个劲地说:对不起是我乐意的我求你来的还不行吗?想象着我们互相见面的情形,我有些兴奋、有些害羞、有些渴望,不经意间我的下面有点湿了,走路有点那�滑的感觉。

我正好前天结束的例假,昨天晚上和老公又战了一场,算是大战以前的热身。

热火朝天的时候,老公说:我先来头一水免得明天叫外人占了便宜。

我说:你胡说。

然后我使劲掐他的挺肥的臀部。

他说:小娘们要谋杀亲夫了。

接着就使劲顶做起了剧烈的活塞运动,还唱起了打靶归来的歌。

当我们进入房间,我才知道对方男士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上身穿黑色T恤,下面穿兰色的长裤,长得很高很壮,戴一幅金属框的近视眼睛,大约一米八二的个头,肤色有点黑,说话很温和的样子,比较斯文,我从心�还不算讨厌甚至有点喜欢。

他夫人好象年轻很多,长得很丰满,有一米六三多,与我相比我只能算是太瘦了,而且我只有一米六一,体重不过一百零五。

难怪老公总说要找些丰满胖点的女人,可能我这苗条的女人他已经厌烦了。

这是个标准间,我与对方女士坐在唯一的一张沙发上,他们两个男人坐在我们对面的床上。

我老公看来与他们已经很熟,我知道他们在网上聊了有段时间了,不过我不想详细的过问罢了。

对方夫妻好象很放得开,他们与我老公聊得很轻松,我只是默默坐在沙发上。

后来主要是两个男人在谈,话题主要在性上,我这才知道对方夫妻已经交换过三次了,对方男士讲著其中一次交换的经历,讲得很黄色,让我听到面红耳赤。

对方女士倒很轻松,还安慰我让我放松点,说第一次她也这样。

慢慢我知道对方男士姓洪,她老婆姓叶。

他们两个男人开始将话题集中到我们身上。

对方男士介绍说:我老婆特点是丰满,而且口活很好。

我老公说:她很保守,身体不错。

对方男士盯着我说:我特别喜欢她这样苗条的,而且喜欢与第一次做的女人发生关系。

他说:象她这样的才刺激。

他们已经是按捺不住了,对方男士突然提出:交换开始后,我们需要无条件服从他们男的要求,时间是一天一夜。

我知道那要求主要对我说的。

我老公拍拍我让我听话,我脑子一片空白。

先是对方女士进浴室洗澡,对方女士很大方,当着我们的面脱光了衣服,她乳房真的很大,而且身材很肥,屁股很性感,我老公一直看着她进入浴室。

对方男士问我老公怎么样,我老公连说不错。

对方男士示意我老公,我老公心领神会,在我面前也脱得精光,走向浴室。

看来对方女的有意没锁门,不一会就听见我老公他们的调情的声音。

对方男士走到我跟前,对我说:别紧张,叫我洪哥好了,我会好好疼你的。

我只感觉他摸我的头发,一只手开始摸我裸露的手臂,我全身发抖。

浴室内传来对方女士的浪叫声。

洪哥好象忍不住了,一只手突然放到我的乳房上,开始揉搓起来。

要知道他是我除老公以外的第二个男人。

我本能地抗拒,嘴�求他:别这样,洪哥。

洪哥对我说道:你老公已经在玩我老婆了,你看,人家已经开始享受了。

我就喜欢玩你这样身材好的女人。

小宝贝,快来吧,我等不急了。

说完他已经蹲下身来,一只手伸进我的裙内摸我的下身。

我隐约看见洪哥的下边已经鼓了起来,把裤子支的老高,像个蒙古包。

我紧张的全身无力,浴室内老公平时习惯的作爱的声音不断传来,我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我想反抗,可没有勇气和力气。

洪哥已经拉开了我的裙子拉链,他一把抱起我,我在他怀�真的好小。

他抱紧我,开始吻我,我只有接受。

他的手没停,用力拉下我的裙子与内裤,我想去挡,可根本没用,在他面前我真的很弱小。

他在我光光的屁股与下身不断捏弄著,我害羞地闭上眼睛。

他很快又扯掉了我的乳罩,脱光了我最后一件上衣。

他捏着我的乳房对我说:你奶不大不小,我很喜欢。

他开始舔我的乳头,在我下身的手一直没放松,他的一只手指已经慢慢插入我的下身内,我已经感觉得到身体的本能反应。

这时我老公抱着洪哥的老婆走出浴室。

我看见我老公的那东西插在对方女士的下体中,对方女士双腿槃在我老公腰间,双手挂在我老公的脖子上,我老公双手抱住对方女士的腰。

他们一边做一边看着我们。

我老公对洪哥说:我先上了,你老婆真有味。

洪哥显然受了刺激,他狠狠捏了一下我的乳房说:你老婆也不错呀,她下面都湿了。

我老公他们已经在一张床上大力做起来,屋内都是他们的声音。

洪哥把我一把放在床的另一边,他很快脱光他的衣服。

我不敢看他,他把我两腿分开,我本能地去挡。

我只感觉他那东西好粗,他好粗鲁,使劲地插入我的身体。

我只能尽量分开双腿来适应他那东西,我只觉下体涨得好厉害。

只听洪哥对我老公说:你老婆逼好紧,真舒服。

他把我双腿举直,开始用力插我。

我真的受不了,可本能的刺激却不断涌来,一会儿就不疼了,觉得真是很舒服。

那个上午,洪哥做了我好几次,我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厉害。

其中有一次,洪哥把一个大枕头垫在我的屁股底下,我的臀部高高仰起,他把那东西插在我的�面,然后爬在我身上,嘴亲着我的嘴,双手抱紧我的上身,然后就开始动了,我们的下边互相接触,互相碰撞,肉碰在肉上,发出啪啪的清脆的声音。

我老公和对方女士一边侧着头看,一边说:看人家玩的多溜啊,咱也加把劲。

接着我老公就使劲,对方女士又开始叫起来。

一上午下来,我浑身又懒又累,我累得饭都没吃。

中午,我在坐便器上撒尿,感觉那�的肉皮和嫩肉都有点火热,尿是顺着肉流下去的,哗啦哗啦的。

低头一看黑色的阴毛都给压平了,扁扁乎乎的,紧贴在肉上。

那个下午,在我强烈要求下,他们没有交换,我还睡了一小会儿。

可是那个晚上,洪哥发疯似的做我,在家�与老公我一般只做十几分钟就高潮了,而且再做我吃不消。

但那个晚上,我只能由着他,毕竟我老公与他夫人也一直在做。

有几次我被他做得人差点虚脱,两脚酸得厉害,乳房已经被他捏得淤青。

如果开始我是因为刺激叫床,那后来则是受不了而大叫。

该休息一会了。

我和对方女士已经比较熟悉了,她大我一岁,我叫她叶姐。

她说:我们家儿子在区实验中学上初二,学习很好的,数学、英语竞赛都拿过名次,老师说保送区一中大有希望。

还了解到洪哥在银行做事情,还是个信贷负责人什么的。

叶姐在一个保险公司跑保险,家庭收入还比较富裕。

我们俩说话的时候,就发现两个男的在床上偷偷的研究什么,还时不时的往我们这�看看,嘴上都露出非常坏的那种笑容。

一会,两个男人凑过来,说我们:玩四人混战了。

叶姐说:就知道你们没什么好心眼子怎么玩你们说。

洪哥说:就是你们俩并排跪在床上翘起臀部我们哥俩在后面轮流干。

我感到很难为情,我老公说:玩吗,既然来了就痛快玩。

叶姐说:妹妹快来吧,很好玩的,我在床铺的这边你在那边。

说完,叶姐就光着身子在床铺的这边跪下,再伏下身子,用两个胳膊肘拄在床上支撑身体,腰遢下来,大白屁股翘的的老高。

还侧过头来说:妹妹照我这样你在这边。

我很难为情地照样作了,也觉得很刺激,我的下面又流出一些水来。

著就开始了。

洪哥说:我们同时来吧,我们数着到三十下就对换。

我丈夫说:老婆别害羞很好玩的。

开始了,我的后面是洪哥,粗大的东西,顶了进来,真深哪,有点痛不舒服。

我说:洪哥太深了。

洪哥说:好的。

就又缩回去很多,洪哥的两只手还胡拉和揉搓我的两个奶子,大腿弯曲站在我的身后,一抽一送,也不很深,不快不慢,好舒服。

我老公说:已经三十下了,换了。

就觉得洪哥的拔了出去紧接着我老公的又进来了。

那个洪哥真是好玩,一边做还一边认真地数着数,还用手抚摩我的肛门,热热乎乎,还说:连肛门都这么好真想多舔几口。

几个交换,叶姐说:你们两个也不闲倒腾的慌差不多行了。

我老公说:嫂子机会难得,再多玩一会吧。

最后,我老公在叶姐的�面不出来了。

洪哥说:到了三十下了该换了。

我老公说:没有到才二十九点五五,二十九点五六,二十九点五七,…,出来了,出来了,嫂子。

我老公使劲地抱着叶姐:舒服吗,嫂子。

舒服,舒服极了。

叶姐忘情的说。

你真行,谢谢你。

我老公说:嫂子你的肛门和屁股真好看,我想多舔几口。

叶姐说:舔吧,多舔几口吧,让我们互相多高兴,多留住记忆,过了今晚我们就也许很不容易再在一起玩了。

接着就听见我丈夫啧啧地舔叶姐的肛门和阴部的声音。

还听见我丈夫说:嫂子你太好了,洪哥你怎么修行来的这么好的嫂子。

洪哥也说:我媳妇很好,可是你的媳妇更好,要不我们就永远换了,大家说好吗?叶姐笑着说:你们男人是吃着碗�的看着锅�的,看着都好,可是每人只能一个。

洪哥说:妹妹我要射了。

洪哥冲刺了几下,我就觉得�面热热乎乎,洪哥的那东西在�面一动一动,好舒服。

一会儿,就觉得软了。

我说:洪哥先别出去多待一会我喜欢这种感觉。

我老公说:媳妇你也有了进步不再害羞了,洪哥,拜托多呆一会让我老婆得到满足。

叶姐对着我老公说:让我给你舔舔你的小弟弟吧我给你舔干净。

洪哥说:妹妹我太喜欢你了让我给你舔舔下边吧。

我说:行。

我就仰卧在床上,洪哥温柔地舔了我的阴部和肛门,我感觉热乎乎的,洪哥的舌头很热。

洪哥擡起头对我说:妹妹我可以提一个要求吗?我说:你说吧。

你能往我嘴�尿点尿我喝吗?我说:我的尿太脏洪哥宝贝我给你端一杯水去吧。

妹妹我喜欢你,喜欢你的一切,你的尿我喜欢喝。

叶姐说:妹妹你就尿吧在家�也是经常这样的。

我老公说:老婆你就满足洪哥吧。

于是,我就蹲在床上,洪哥把头仰面伸到我的下面,把嘴凑近我的那�,我就哗啦哗啦地尿了。

天快亮了。

叶姐起身去洗手间,我老公跟了过来。

嫂子我再抱抱你,我看看你撒尿,我喜欢你,喜欢看你撒尿。

叶姐说:别跟我去,我去解大手。

解大手我也喜欢。

叶姐说:这样吧宝贝,解小手你看,然后我解大手你就出来行吗?行。

叶姐和我老公进了洗手间。

听见我老公说:我再舔舔,我再舔舔你的那�和肛门。

叶姐说:好了宝贝,我尿完尿了,你快出去吧,很臭的,薰着你我会心疼的。

一会,老公出来了,收拾行装,天已经亮了。

叶姐也出来了,准备起程了。

我望了一眼洪哥,是他给我带来了很多欢乐。

洪哥也在望着我。

我说:洪哥抱抱我,等出了宾馆我们就各奔东西,谁也不认识谁了,以后再联系也不容易了。

洪哥抱着我,多么好的男人啊。

洪哥说:妹妹我再看一眼你的下边行吗?我露出下面。

洪哥摸了又摸,舔了又舔,伤感地说:妹妹我永远会记住你的,你的人好,什么都好,是你丰富了我的生命。

我老公呢?叶姐呢?洪哥说:他们又进洗手间了。

我和洪哥进去,发现叶姐坐在坐便器的盖上,露出那�,我老公正在忘情地舔。

太阳已经出来了,我和老公手拉手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今天还要去奶奶家接儿子,还要去自来水公司买水换水卡还要做很多的其他事情。

我问老公:住宾馆花了多少钱谁付的钱。

老公说:一共四百元AA制我们出一半。

我说:什么时候给的。

老公说:你下午睡觉的时候我给的洪哥。

老公笑着问我:感觉怎么样以后还换吗。

我故意不高兴说:不换了。

老公逗我说:好以后就永远不换了。

我笑嘻嘻的赶紧说:听你的你说换就换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