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经典激情  »  害羞的鄰家女孩
害羞的鄰家女孩

这是我太太苏伦要我这么做的。

她克服了我所有的反对意见,同时告诉我令人同情的理由:“她真的非常寂寞。”

苏伦说:“有时我听到她早晨回家的声音,她先冲个澡,然后上床睡觉,在某几个早晨,当我正在梳装打扮准备上班时,曾听到她在床上自慰,好让自己睡个好觉,她高潮的时候真的十分吵闹。”

我太太说的是吉妲,住在我们隔壁,已经和我们做了6个月的邻居,她是一位护士,在我所工作的驻地医院服务,而我则隶属于基地的宪兵队(官拜队长??),由于我们都是在同一个日夜班次服务,因此经常分担开车上班工作,她是一位新任的少尉,带有羞怯、健美、农村姑娘式的俏丽。

“她是个好人。”苏伦说:“我很喜欢她,所以想要与她共用一些特别的东西,即然她需要一个男人……为何不能与我分享我的男人?”

在听到这个惊人的建议后,我的表情必然是从开始的讶异,转成了其它的变化。

“你被这个想法挑起欲火了,对不对?”苏伦逗着我说:“我打赌你也想要钻到她的小裤裤里,是吧?来嘛,承认吧!”

我笑了起来,我从来无法对妻子隐瞒任何事。

那天在执行夜勤时,整晚都在考虑,我、爱妻和吉妲激情三人行的可行性,第二天早上,我前往驻地医院接吉妲回去时,已下定了决心,我在车上对她说:“我们现在都有三天的休假,何不今晚到我们家做客共进晚餐?我会准备拿手的日式炭烤麻辣鸡。”

她微笑的说好。“饭后我们还可以看些影片。”

我约吉妲傍晚七点左右来,然后各自回家。

这是个星期六上午,在刮胡沐浴之后,我钻入了苏伦的被窝中,我们都听到隔壁吉妲上床时,弹簧床的叽嘎声,经过短暂的安静后,接着传来了细微的呻吟,在她持续取悦自己时,声音越来越高昂,我的阴茎冲动的勃起、变硬,顶住了苏伦的纤腰,她微微笑着,拉着它引向自己湿润的穴穴。

“真不晓得她在做什么?”苏伦悄悄的说,一面引导着我进入她里面,一面倾听着我们害羞、甜美的芳邻,达到一个接着一个的高潮。

那天黄昏,我升起了日式小炭火,吉妲七点准进来了,身着轻便的蓝色衬衫及牛仔裙,栗色的长发披在肩上,脸上薄施粉脂,我和爱妻所看到的这位美女,和我在基地所认识的护士,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,她无论是看起来、闻起来都是棒极了。

晚餐中我们合干了一瓶日本清酒,然后舒服的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,我按了遥控器打开电视,苏伦和我预先选了一部X级影片,我们认为这部片子会营造出良好的气氛,吉妲坐在我俩中间,影片一开始就是一位女星躺在床上,对着自己自得其乐,我偷偷的望了吉妲一眼,她正看着苏伦玩弄自己的乳头,而我也可以看出吉妲的乳头,在薄薄的淡蓝胸罩内硬了起来。

“哇,”她柔声说,“在堪萨斯州可看不到这种东西!”

她在我们之间颤抖了一下,顺了顺自己的头发,苏伦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给我一个贼贼的、串通好的微笑。我感觉到,无论之后发生任何事,都将会是苏伦开始发动的。

很快的,剧情演到我们熟知最为激情部分,苏伦将手滑到了我的胯间,盖住并捏柔我的阳具,用手肘轻碰了吉妲一下,装出天真的微笑,悄悄的说:“待会儿我要好好的操弄这个家伙,这段剧情总会让我很想做这码子事,你有特定的物件吗?”

吉妲摇摇头,目光盯着萤幕,继续看着剧情的演变,我感觉到苏伦正靠向她,我猜她也感觉到了。苏伦放开了我,身体倒过去对着吉妲的耳朵悄声说:“你可以留下来看……想要的话也可以加入,这样总强过回去后,听到了我们的听音,忍不住又和自己做爱。”

吉妲快速的吸了一口气,转头看着苏伦,当我太太亲吻着她的脸颊时,没有任何抗拒的表示,接下来苏伦又吻着她的唇、抚摸她的脸及秀发。隔了一会儿,苏伦中断了亲吻,吉妲则转身向着我,献上了香唇,而且拿着我的手放置在她的乳房上,让我的手掌感受到她硬起的乳头。

“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。”她喘着气说。

“那没关系,”苏伦在她身后悄声说,然后向我指示:“蜜糖,和她做爱,就在这里、就是现在,我要看着你干她。”

我取下吉妲的眼镜,放在茶几远程,再亲吻她,这次是长长的深吻。一面吻著一面解开她衣服及裙子的钮扣,旁边的苏伦说:“老天,她真是湿。”

我向下一瞥,看到苏伦提起吉妲的裙子,用手透过粉蓝色的内裤,摸着她的蜜穴。她的胸罩是前开式的,我解开钩子时,两颗小巧美丽的乳头弹了出来,吉妲发出火热的嘶喊:“吸它们,用力的吸它们。”

我口中吸吮著一颗,眼角看到苏伦丰润的嘴唇含着另一颗。她的另一只手拉开自己的牛仔裤拉链,手伸进去一面抚弄自己,一面协助我取悦娇羞的贵客。我将手往下移到吉妲的胯部,开始脱去她的内裤,当她配合著抬高臀部时,我注意到她的阴户真的是湿透了,这部影片的效果,就如同我们之前推测的,将她的情欲提升到不可置信的高度。当她将内裤踢出去时,我触碰到她裸露的阴户,她则发出尖叫,胯部对着我的手指顶动,进入到第一个高潮。

她似乎是高潮叠起,直到瘫在我们之间,“噢、噢……”苏伦也呻吟著吸著吉妲的乳头,自己也在自慰中达到了高潮,然后两个女人躺到沙发上,喘着气。

“老天,”吉妲叹了口气,“真是太美了。”

“让我们弄得更舒适一点。”我说完,带着吉妲及苏伦进入卧房,苏伦温柔的将吉妲安排在床上,我们两人开始在她面前脱光衣服,月光从窗户中透入,轻柔的洒在我两人身上,当我的阳具从内裤中弹跳出来,在她面前脉动不已时,吉妲张大眼睛紧盯着看,我躺卧在床上,她也跟了过来,舔著丰满的嘴唇。

“我经常听到苏伦吸吮你的声音,”她激情的说:“这次终于轮到我了!”

她张开嘴,将我整个吞入进去,湿润、温暖的感觉包满了我的勃起,她一面用嘴上下套动,一面在我的充血的分身边呻吟。

吉妲以健美、敬神的堪萨斯州乡村姑娘方式,美美的替我吹箫,当她用舌头在敏感的龟头下方逗弄时,柔软的手则握住我的阴茎揉上揉下,每次手往下揉弄时,牙齿就会轻咬一下,当苏伦来到她的后方开始抚弄她的阴户时,她开始低声呻吟。很快的我低吼一声,在吉妲吸吮吞噬的口中,激射出一条白色缎带般的热流,而苏伦的磨弄也将她送进高峰,她抬起头来高声喊叫起来。

苏伦在吉妲臀下放置了一个枕头,我跪在地毯上,将她的香臀拉向床缘,月光越过了我的肩头,朦胧的描绘出她美丽的肌肤、卷曲阴毛环绕着的肿胀阴唇、以及从掩蔽处大胆突出来的阴蒂,在我弯下身将嘴印在她潺潺流水的蜜穴前,看到苏伦已经爬上床,开始舔弄吉妲的乳头,她也投桃报李的占领了我太太的阴户,温柔的用手拨弄,我则开始吸食她的花蜜。

吉妲具有健美、丰盛的香气及口味,我淫心欢畅的品尝著,我将舌头深入她的小穴,她则呜咽著将阴户往我脸上研磨,接着我又用舌尖鞭笞着她的阴核。

“好啊,替我好好吸它!”她尖声大叫着,屁股上下扭动的非常剧烈,我差一点都抱不住了。

“是的,就是那里,就是那里!”耳中传来苏伦的嘶喊,指示著吉妲对她阴户的抚弄的方向。然而当苏伦回过头开始吸吮她的乳头时,吉妲发出了连续的呼喊,将大腿紧夹着我的头,她的一只手插入了我的头发,一收一放的抓着,高潮涌入时,她的屁股一阵的挺动、颤抖。

苏伦也跟着尖叫起来,我知道她也登上了高峰,我持续的用舌头温存著吉妲,直到她放松了对我的钳制。我凛凛的站在那里,向下看着两个赤裸裸的女人躺在那里喘息,吉妲张开迷蒙的双眼说:“我要你进到我里面。”

我让吉妲背向我,像狗狗一样的伏在床上。

“干她一炮,马克斯,”苏伦一面看一面淫荡的说:“肏她。”

这几乎就像是长官下达的命令,我立刻配合著自己的性欲遵命行事,我将阴茎前端硬热的龟头,贴在吉妲红、肿、热、湿的阴唇间揉弄,同时轻击上面的阴蒂,让她不断的扭曲蠕动。当我将龟头插入花瓣间对准时,她向上迎击我正在向下的冲撞,一杠进洞、直抵花心,整条阴茎全部埋入她体内。

“噢,真好。”她快乐的低哼著,我则全身冲击她那泥泞、紧扣的火热核心。一旁的爱妻在观赏、品味眼前的情趣一阵子后,她将双手伸到吉妲头的后面,温柔的将头向下压。

吉妲不需更多的指示,将双手抱着苏伦的大腿,将芳唇贴上她那饥渴的小穴,接着我看到了爱妻张著嘴,对着吉妲吸吮的嘴,急摆丰臀。

吉妲的高潮来临时,在苏伦的小穴吐出了尖叫,她的穴肉环绕着我的分身痉挛抖动,我仍继续抽插,我紧捏她的肥美臀肉,更尽全力的加快了撞击频度,吉妲又发出了嘶喊,而苏伦也开始在她的口下抽搐,当苏伦被吉妲舔弄得再上高峰时,脸埋进了枕头尖叫。

吉妲又来了一次的高潮,所发出的淫声怪叫,就如同我们经常在卧房听到的,当她结束自慰、安静就寝前,所发出最后一次的呼口号。当她全身的痉挛消退时,我胜利的将探插在她体内的武器抽出,依然是雄壮威武,坚硬的表面裹着一层甜蜜的战利品,她则筋疲力尽的跌入苏伦的怀里,我乘胜追击的将倒下的对手拉了起来,让她四肢朝地的跪伏在我面前,她看着我的刑具,上面还留存著对她小穴凌虐的斑斑痕迹,她知道征服者想要什么,屈服的闭上了双眼,张开小嘴,让那硕大的枪口顶了进去,板机一扣,连发的子弹激射而出。

当我们放松身体倒在床上时,我没有听到她吞咽的声音,当我起身拉上被单盖住我们三人时,吉妲拉近苏伦,将她的芳唇盖上她的嘴,两人的紧贴的嘴分开后,都做出了吞咽的动作,我想苏伦接受了吉妲从我这儿吸走的精液,吉妲说:“感谢你的分享,你们真是很捧的朋友。”

我想这真是开启三人欢聚的一个好的开始。

这是我太太苏伦要我这么做的。

她克服了我所有的反对意见,同时告诉我令人同情的理由:“她真的非常寂寞。”

苏伦说:“有时我听到她早晨回家的声音,她先冲个澡,然后上床睡觉,在某几个早晨,当我正在梳装打扮准备上班时,曾听到她在床上自慰,好让自己睡个好觉,她高潮的时候真的十分吵闹。”

我太太说的是吉妲,住在我们隔壁,已经和我们做了6个月的邻居,她是一位护士,在我所工作的驻地医院服务,而我则隶属于基地的宪兵队(官拜队长??),由于我们都是在同一个日夜班次服务,因此经常分担开车上班工作,她是一位新任的少尉,带有羞怯、健美、农村姑娘式的俏丽。

“她是个好人。”苏伦说:“我很喜欢她,所以想要与她共用一些特别的东西,即然她需要一个男人……为何不能与我分享我的男人?”

在听到这个惊人的建议后,我的表情必然是从开始的讶异,转成了其它的变化。

“你被这个想法挑起欲火了,对不对?”苏伦逗着我说:“我打赌你也想要钻到她的小裤裤里,是吧?来嘛,承认吧!”

我笑了起来,我从来无法对妻子隐瞒任何事。

那天在执行夜勤时,整晚都在考虑,我、爱妻和吉妲激情三人行的可行性,第二天早上,我前往驻地医院接吉妲回去时,已下定了决心,我在车上对她说:“我们现在都有三天的休假,何不今晚到我们家做客共进晚餐?我会准备拿手的日式炭烤麻辣鸡。”

她微笑的说好。“饭后我们还可以看些影片。”

我约吉妲傍晚七点左右来,然后各自回家。

这是个星期六上午,在刮胡沐浴之后,我钻入了苏伦的被窝中,我们都听到隔壁吉妲上床时,弹簧床的叽嘎声,经过短暂的安静后,接着传来了细微的呻吟,在她持续取悦自己时,声音越来越高昂,我的阴茎冲动的勃起、变硬,顶住了苏伦的纤腰,她微微笑着,拉着它引向自己湿润的穴穴。

“真不晓得她在做什么?”苏伦悄悄的说,一面引导着我进入她里面,一面倾听着我们害羞、甜美的芳邻,达到一个接着一个的高潮。

那天黄昏,我升起了日式小炭火,吉妲七点准进来了,身着轻便的蓝色衬衫及牛仔裙,栗色的长发披在肩上,脸上薄施粉脂,我和爱妻所看到的这位美女,和我在基地所认识的护士,简直是不可同日而语,她无论是看起来、闻起来都是棒极了。

晚餐中我们合干了一瓶日本清酒,然后舒服的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,我按了遥控器打开电视,苏伦和我预先选了一部X级影片,我们认为这部片子会营造出良好的气氛,吉妲坐在我俩中间,影片一开始就是一位女星躺在床上,对着自己自得其乐,我偷偷的望了吉妲一眼,她正看着苏伦玩弄自己的乳头,而我也可以看出吉妲的乳头,在薄薄的淡蓝胸罩内硬了起来。

“哇,”她柔声说,“在堪萨斯州可看不到这种东西!”

她在我们之间颤抖了一下,顺了顺自己的头发,苏伦舔了舔自己的嘴唇,给我一个贼贼的、串通好的微笑。我感觉到,无论之后发生任何事,都将会是苏伦开始发动的。

很快的,剧情演到我们熟知最为激情部分,苏伦将手滑到了我的胯间,盖住并捏柔我的阳具,用手肘轻碰了吉妲一下,装出天真的微笑,悄悄的说:“待会儿我要好好的操弄这个家伙,这段剧情总会让我很想做这码子事,你有特定的物件吗?”

吉妲摇摇头,目光盯着萤幕,继续看着剧情的演变,我感觉到苏伦正靠向她,我猜她也感觉到了。苏伦放开了我,身体倒过去对着吉妲的耳朵悄声说:“你可以留下来看……想要的话也可以加入,这样总强过回去后,听到了我们的听音,忍不住又和自己做爱。”

吉妲快速的吸了一口气,转头看着苏伦,当我太太亲吻着她的脸颊时,没有任何抗拒的表示,接下来苏伦又吻着她的唇、抚摸她的脸及秀发。隔了一会儿,苏伦中断了亲吻,吉妲则转身向着我,献上了香唇,而且拿着我的手放置在她的乳房上,让我的手掌感受到她硬起的乳头。

“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。”她喘着气说。

“那没关系,”苏伦在她身后悄声说,然后向我指示:“蜜糖,和她做爱,就在这里、就是现在,我要看着你干她。”

我取下吉妲的眼镜,放在茶几远程,再亲吻她,这次是长长的深吻。一面吻著一面解开她衣服及裙子的钮扣,旁边的苏伦说:“老天,她真是湿。”

我向下一瞥,看到苏伦提起吉妲的裙子,用手透过粉蓝色的内裤,摸着她的蜜穴。她的胸罩是前开式的,我解开钩子时,两颗小巧美丽的乳头弹了出来,吉妲发出火热的嘶喊:“吸它们,用力的吸它们。”

我口中吸吮著一颗,眼角看到苏伦丰润的嘴唇含着另一颗。她的另一只手拉开自己的牛仔裤拉链,手伸进去一面抚弄自己,一面协助我取悦娇羞的贵客。我将手往下移到吉妲的胯部,开始脱去她的内裤,当她配合著抬高臀部时,我注意到她的阴户真的是湿透了,这部影片的效果,就如同我们之前推测的,将她的情欲提升到不可置信的高度。当她将内裤踢出去时,我触碰到她裸露的阴户,她则发出尖叫,胯部对着我的手指顶动,进入到第一个高潮。

她似乎是高潮叠起,直到瘫在我们之间,“噢、噢……”苏伦也呻吟著吸著吉妲的乳头,自己也在自慰中达到了高潮,然后两个女人躺到沙发上,喘着气。

“老天,”吉妲叹了口气,“真是太美了。”

“让我们弄得更舒适一点。”我说完,带着吉妲及苏伦进入卧房,苏伦温柔的将吉妲安排在床上,我们两人开始在她面前脱光衣服,月光从窗户中透入,轻柔的洒在我两人身上,当我的阳具从内裤中弹跳出来,在她面前脉动不已时,吉妲张大眼睛紧盯着看,我躺卧在床上,她也跟了过来,舔著丰满的嘴唇。

“我经常听到苏伦吸吮你的声音,”她激情的说:“这次终于轮到我了!”

她张开嘴,将我整个吞入进去,湿润、温暖的感觉包满了我的勃起,她一面用嘴上下套动,一面在我的充血的分身边呻吟。

吉妲以健美、敬神的堪萨斯州乡村姑娘方式,美美的替我吹箫,当她用舌头在敏感的龟头下方逗弄时,柔软的手则握住我的阴茎揉上揉下,每次手往下揉弄时,牙齿就会轻咬一下,当苏伦来到她的后方开始抚弄她的阴户时,她开始低声呻吟。很快的我低吼一声,在吉妲吸吮吞噬的口中,激射出一条白色缎带般的热流,而苏伦的磨弄也将她送进高峰,她抬起头来高声喊叫起来。

苏伦在吉妲臀下放置了一个枕头,我跪在地毯上,将她的香臀拉向床缘,月光越过了我的肩头,朦胧的描绘出她美丽的肌肤、卷曲阴毛环绕着的肿胀阴唇、以及从掩蔽处大胆突出来的阴蒂,在我弯下身将嘴印在她潺潺流水的蜜穴前,看到苏伦已经爬上床,开始舔弄吉妲的乳头,她也投桃报李的占领了我太太的阴户,温柔的用手拨弄,我则开始吸食她的花蜜。

吉妲具有健美、丰盛的香气及口味,我淫心欢畅的品尝著,我将舌头深入她的小穴,她则呜咽著将阴户往我脸上研磨,接着我又用舌尖鞭笞着她的阴核。

“好啊,替我好好吸它!”她尖声大叫着,屁股上下扭动的非常剧烈,我差一点都抱不住了。

“是的,就是那里,就是那里!”耳中传来苏伦的嘶喊,指示著吉妲对她阴户的抚弄的方向。然而当苏伦回过头开始吸吮她的乳头时,吉妲发出了连续的呼喊,将大腿紧夹着我的头,她的一只手插入了我的头发,一收一放的抓着,高潮涌入时,她的屁股一阵的挺动、颤抖。

苏伦也跟着尖叫起来,我知道她也登上了高峰,我持续的用舌头温存著吉妲,直到她放松了对我的钳制。我凛凛的站在那里,向下看着两个赤裸裸的女人躺在那里喘息,吉妲张开迷蒙的双眼说:“我要你进到我里面。”

我让吉妲背向我,像狗狗一样的伏在床上。

“干她一炮,马克斯,”苏伦一面看一面淫荡的说:“肏她。”

这几乎就像是长官下达的命令,我立刻配合著自己的性欲遵命行事,我将阴茎前端硬热的龟头,贴在吉妲红、肿、热、湿的阴唇间揉弄,同时轻击上面的阴蒂,让她不断的扭曲蠕动。当我将龟头插入花瓣间对准时,她向上迎击我正在向下的冲撞,一杠进洞、直抵花心,整条阴茎全部埋入她体内。

“噢,真好。”她快乐的低哼著,我则全身冲击她那泥泞、紧扣的火热核心。一旁的爱妻在观赏、品味眼前的情趣一阵子后,她将双手伸到吉妲头的后面,温柔的将头向下压。

吉妲不需更多的指示,将双手抱着苏伦的大腿,将芳唇贴上她那饥渴的小穴,接着我看到了爱妻张著嘴,对着吉妲吸吮的嘴,急摆丰臀。

吉妲的高潮来临时,在苏伦的小穴吐出了尖叫,她的穴肉环绕着我的分身痉挛抖动,我仍继续抽插,我紧捏她的肥美臀肉,更尽全力的加快了撞击频度,吉妲又发出了嘶喊,而苏伦也开始在她的口下抽搐,当苏伦被吉妲舔弄得再上高峰时,脸埋进了枕头尖叫。

吉妲又来了一次的高潮,所发出的淫声怪叫,就如同我们经常在卧房听到的,当她结束自慰、安静就寝前,所发出最后一次的呼口号。当她全身的痉挛消退时,我胜利的将探插在她体内的武器抽出,依然是雄壮威武,坚硬的表面裹着一层甜蜜的战利品,她则筋疲力尽的跌入苏伦的怀里,我乘胜追击的将倒下的对手拉了起来,让她四肢朝地的跪伏在我面前,她看着我的刑具,上面还留存著对她小穴凌虐的斑斑痕迹,她知道征服者想要什么,屈服的闭上了双眼,张开小嘴,让那硕大的枪口顶了进去,板机一扣,连发的子弹激射而出。

当我们放松身体倒在床上时,我没有听到她吞咽的声音,当我起身拉上被单盖住我们三人时,吉妲拉近苏伦,将她的芳唇盖上她的嘴,两人的紧贴的嘴分开后,都做出了吞咽的动作,我想苏伦接受了吉妲从我这儿吸走的精液,吉妲说:“感谢你的分享,你们真是很捧的朋友。”

我想这真是开启三人欢聚的一个好的开始。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